周金波诉国家知识产权局撤销复审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1904号

原告:周金波,男,1974年3月8日出生,汉族,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群林,广东创品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秋瑜,广东创品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未到庭)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6号。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尚,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到庭)
第三人:维罗纳产品专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波兰共和国华沙市艾尔扎克拉科夫街2号。
法定代表人:约瑟夫·安杰·克兹沃夫斯基,董事长。(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浩雨,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亚琪,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
案由:商标权撤销复审行政纠纷
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256893号关于第5904800号“英格莉特Ingrid”商标(以下简称诉争商标)撤销复审决定
本院受理时间:2019年2月22日
开庭审理时间:2019年10月11日
被诉决定认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四十九条 第二款 、第五十四条 、第五十五条 的规定,诉争商标予以撤销。
原告诉称:原告是广州市诗盈化妆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诗盈化妆品公司)法定代表人周修青之子,原告同时也在该公司担任总经理。
因此,广州诗盈化妆品公司使用诉争商标的行为并不违背原告的意愿。
现该公司使用涉案商标批发销售化妆品,案外人丽杰名妆坊在淘宝网上也销售了该公司生产的商品,上述行为应当视为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被诉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撤销被诉决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决定。
被告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同意被告答辩意见,请求法院依法维持被诉决定,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原告
2.注册号:5904800
3.申请日期:2007年2月9日
3.注册公告日期:2009年12月21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9年12月20日
5.核定使用商品(第3类,类似群:0301-0309):洗面奶;去渍剂;上光剂;研磨剂;香精油;化妆品;香水;牙膏;香;动物用化妆品等。
二、诉争商标使用证据提交情况
原告在行政阶段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复印件):
1.检验报告;
2.销售发票一份(开票日期2017年11月20日);
3.商品备案信息;
4.销售清单;
5.产品及产品外包装箱图片;
6.产品实物;
7.采购合同及收据复印件;
8.检验报告复印件;
9.销售清单。
原告在诉讼阶段提交了以下新证据(复印件):
1.广州诗盈化妆品公司营业执照;
2.周修青身份证;
3.原告与周修青的户口本;
4.任职证明;
5.商标许可授权书;
6.百度贴吧截图内容;
7.(2019)宁终证经内字第1858号公证书;
8.(2019)宁终证经内字第1859号公证书;
9.(2019)粤广南粤第2514号公证书;
10.(2019)粤广南粤第2515号公证书;
11.(2019)粤广南粤第2516号公证书。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各方当事人在行政程序及本案中提交的证据、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诉争商标于2014年7月12日至2017年7月11日期间(以下简称指定期间)内,是否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商标法规定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注册商标予以撤销目的在于清理闲置商标,促使商标真实地投入商业使用,发挥商标应有的功能与作用,实现商标的市场价值。
对于商标权人自行使用、许可他人使用以及其他不违背商标权人意志的使用,均可认定属于实际使用行为而予以保留。
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
本案中,原告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多为广州诗盈化妆品公司形成的证据,且原告并未就该公司与原告具有关联关系进行举证,故被告对广州诗盈化妆品公司出具的证据不予采信并无不当。
另外,原告提交证据1、3、8的检验报告和商品备案信息并不能证明标有诉争商标的商品已进入商业流通领域。
证据2销售发票的形成时间不在指定期间内。
证据4、7、9中的销售清单及收据均为自制证据,证明效力较弱,不能证明采购合同已实际履行。
证据5、6产品实物及相关图片均为自制,无法证明真实形成时间和进入市场流通情况。
故原告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公开的商业使用。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原告提交了其在行政程序中未能提交的证据,该证据虽然不是被告作出被诉决定的依据,但鉴于本案涉及诉争商标能否存续的问题,进而关系到商标权人的重要财产权益,而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标予以撤销的目的在于促使商标注册人将其注册商标进行积极使用,发挥其商标功能,避免商标资源的闲置及浪费,故从维护商标注册的稳定性与平衡当事人利益的角度出发,本院对该部分新证据亦予以综合考虑。
从原告在诉讼阶段补充提交的证据来看,原告提交的证据1-5能够证明原告与广州诗盈化妆品公司法定代表人周修青存在近亲属关系,且原告在该公司任职总经理,结合补充授权能够认定该公司对诉争商标的使用应属不违背商标权人意志的使用。
原告提交的证据6、7、8百度贴吧截图、(2019)宁终证经内字第1858号公证书、(2019)宁终证经内字第1859号公证书,能够初步形成证据链证明指定期间内,标有“INGRID”“英格莉特”与诉争商标构成近似商标的商品存在公开销售行为。
故在无相反证据证明其真实性存疑的情况下,该销售行为可以视为诉争商标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合法、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
综上所述,原告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其对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合法、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
被告应当在考虑原告在本案提交新证据的基础上重新作出审查决定。
由于本案系因原告在诉讼程序中提交新的证据导致案件事实发生了变化,并非因被告原因导致被诉决定被撤销,故本案案件受理费由原告负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 第(一)项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8]第256893号关于第5904800号“英格莉特Ingrid”商标撤销复审决定;
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第三人维罗纳产品专业有限责任公司就第5904800号“英格莉特Ingrid”商标提出的撤销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周金波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周金波、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第三人维罗纳产品专业有限责任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向绪武
人民陪审员蒋莉莉
人民陪审员梁京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朱玲
书记员马可欣